柒诺yoyo

活着已如此艰难,就多给自己找点乐子吧。

人活着真是十有八九不如意,能够争取到的事情太少了,所以在这些少数的事情上,要百分百的努力,不然只能被生活推着走。

稳住 我能赢

猫咪是小天使

活着真的好累啊

小奶猫这种物种真是激发我的母性!!!

失败过107次,也要有第108次新开始。

地尽头

4

回到酒店时天色已晚,何远一直在房间等梁隽回来。

“怎么这么久?”

梁隽不知道怎么解释刚才看到韩嘉年这件事,他想,说出来除了让何远坚信他病入膏肓以外,实在是没什么别的用处的。

两年了,离韩嘉年在那次飞机失事中失踪已经两年了,除了梁隽,还有谁会相信他还活着?

梁隽疲惫不堪的冲了个热水澡,倒上一杯红酒才慢慢窝进落地窗边的沙发里,虽然精神上十分倦怠,但仍然睡意全无,这样失眠的状态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自从上次文婧拒绝他去看孩子就更加严重,梁隽有时候想,可能自己真的要坚持不下了,也许哪天,就像此刻这样独自坐在高楼的窗边时,忽然放下了韩嘉年也许还活在这个世上的执念——他就可以义无反顾的纵身跳下...

虽然自己也腐,但是还是觉得腐文化已经太过肆虐了。。除了爱情,兄弟情,亲情,师生情,友情,生死义气,都是一样美好的。实在没有必要全部强行跟风同化成一种感情吧 -_-||

地尽头

3

并肩回酒店的路上,何远犹豫了很久,还是跟梁隽开了口。

“阿隽,你刚才是不是又看见他了?”

梁隽猛的一愣,低低嗯了一声。

“……这样下去不行,我认识一个朋友,他哥哥是美国留学回来的…这方面的专家,后天回国之后,我陪你去看看”何远罕见的没有用商量的语气和梁隽说话。

二人间的气氛陡然沉闷起来,梁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,走了几步便驻足对何远道“你先回酒店吧,我去买包烟。”

梁隽走进街边一个小便利店,收银台前有几个小朋友叽叽喳喳的抱着零食排队,他懒得干等,干脆晃到后面冰柜去拿了瓶饮料。

再转头回去付款的时候前面的小朋友们已经走了,“叮”的一声,玻璃门被推开,一个熟悉的背影猝不及防撞入视线。...

1 / 2

© 柒诺yoyo | Powered by LOFTER